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濯缨博客

萧纲〔简文帝〕:人品贵谨严,文章须放荡!

 
 
 

日志

 
 

阳 关 情  

2013-12-02 17:3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  关  情 - 龙腾沧海 - 濯缨博客

 

系列散文刊发感言:翻开人生旅途中留下的痕迹之页时心中又一次体验到与旧日时空的遥相对接临流照影拂试铜镜那些湮没于烟云岁月中的尘影梦痕仿佛又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阳     关    情


刘清宏

 

十年前,我千里奔波远赴敦煌开会,曾得暇游览阳关故址。陟彼高岗,望断天涯,对塞外风情留下无尽的遐思。不想,十年后,天假良机,再度奔赴敦煌开会。于是,拨冗重访阔别十载的阳关。

旧地重游,人事已非,当年结伴同游的几位长者都已作古,而绝大多数与会者也已缘再会。不过,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有时反而会增添人们抚今追昔的情感色彩,从而给往事和故人留下深深的缅怀。“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这是天底下万事万物绵绵迭递生生不息的道理。

跟十年前一样,我久久伫立在墩墩山烽燧台前的高丘上,游目远眺,唯见黄沙万顷,满目荒丘,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沙原空空茫茫铺向蓝天白云分外亮丽的远方。在墩墩山对面百米处有座高丘,它那由红砂岩构成的岗崖下面便是一处不甚深邃的峡谷,一条由无数蹄痕足印杂沓而成的通道,自谷底隘口蜿蜒而上,这就是闻名千古的阳关。

一块镌刻着“阳关故址”的碑碣,屹然矗立在山崖之上。它向人们昭示出世事无常、朝秦暮楚的历史足印,以及离合悲欢、风流云散的人间风景。

面对这片浩茫空阔,可以无限拓展延伸的荒原沙丘,一种历史与岁月融汇在一起的氛围扑面而来。斯景斯情,不由产生一种天高地迥宇宙无穷而盈虚有数的遐思……这个曾使古人为之喟叹,为之吟咏,也为之诅咒的边关,它曾经是汉民族的国门,异邦使臣的驿站,流放者的畏途,任何人只要到此驻足,就可能在他的人生走向上构成一种终身性的联结,成为兴亡成败的契缘,或则生离别别的界分。

阳关执手,形同永诀,这里既没有江南依依的杨柳,也寻觅不到灞桥风雪的韵味,惟黄沙万里,前路茫茫。难怪王维在《渭城曲》中写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是怎样的一种黯然销魂的情景啊。它使阳关在荒漠的自然景观之外,另塑出一个催人泪下的情感造像。它赋与阳关在感情上不仅更易以接受,而且更让人去怀念和依恋。这是一种悲壮的美!它那令人感泣的意境将萦绕着一代代炎黄游子的心灵。

阳关对我来说,十年一别,再度登临,人世沧桑的变化,显然没有给这片广袤无垠的荒原留下多少痕迹。它那空阔苍凉依旧,它那千年风沙未减,它给一代代一批批游人留下万古常新的感慨:凭吊古人,感叹秦皇汉武的文治武攻。在这里,日之恒,月之昇,天所覆,地所载,茫茫沙海,悠悠星月,沉淀,演绎,再沉淀,再演绎,飞沙疾卷,朔风凛冽,剥离出一堆堆废墟,撕址下一代代文明,令人喟叹,令人颤慄。

而作为匆匆过客的游人,此时此刻,我不禁闭目冥思,脑海中隐隐浮现出种种臆像,仿彿看到岗崖下那宽幅不足百米的阳关隘口,中华民族自汉代以来两千多年的历史,就从这里静静地流逝。历朝历代,无数悲笳壮角的军旅,只身犯险的客商,天涯孤旅的骚人,舎身求法的僧侣,以及无数探险家、流放者、风尘客,都从这隘口出出进进,进进出出,最后都消逝在尘土飞扬的远方,走进无痕无迹的历史深处。

记不清是哪位学者指出的,西方景观所呈示的视觉形体,由于高度人文化洗礼的熏染,欧风美雨中的一草一木,无不经历过人为的精致化的处理过程,由于注入太多理想者的心血与创意,已难有粗犷与野性。这种意在剥离自然本色的精心追求,其本质就是消解自然界在本原意义上的美感,因此,“还原”本身便陷入了否定原始自我的悖论之中。

阳关,恰恰以另一种逻辑演示着自己的历史行程,大自然自始至终作为宰制和统御的主体,它向人们清晰地展现出事物原生态的自足性和本真性;正因为如此,人们在它那足于横贯历史的沧凉面前,无论如何解读,都无从投以挑剔的目光,它的沧桑姿容与粗厉色彩,一厢情愿地构建出阳关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倘若,有一天人为的构件超越了自然允许的限度,阳关也就异化成无法还原的另类风景,于是,凝聚着太多尘世风霜的阳关,也就真正消失在历史的深处。

塞上风云莫测,说变就变。正当我陷入东、西方文明差异的思考之中时,远处忽然卷起一片沙尘,顷刻之间疾风过耳,风声飒飒。

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瞬满天灰黄,其肃杀凄厉之势,仿彿是超越时空疾卷而至的历史风涛。偌大一片荒原飞沙走石,虎啸狼嚎般吼叫的风声,随风速的变化而发出各种撼人心魄的声响。

游人匆匆避进山亭,似乎还来不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身不由主地被笼罩在阳关突如其来的风沙之中。

我下意识地想捉摸一下大漠风沙瞬息万状的声息。于是,独避一隅,以亭柱为障,屏息凝听:但觉风速快时,俨如三峡哀猿,悲啼绝谷,风速慢时,又似一天细雨,漫洒蕉窗,瞬间疾风骤至,其声势之壮烈,又宛若千军列阵,万马奔腾,而在风啸沙鸣之中,又如铜琶铁铮,银瓶炸裂;其惊涛崩岸之威,其狂兽破柵之势,虽云水怒卷、山河色变亦不足以形容其摧肝裂胆之声势。

我想,要是写《秋声赋》的欧阳修亲临此境,说不定又会留下一篇千古绝唱的《阳关风赋》。

这阳关的风,挟带着滚滚流沙,自塞外吹来,一股莫名的凉意,使游人顿生萧索而猛然感受到羁旅边关、天涯漂泊的一种失落。

幸好,阵风之后,云开一隙,缕缕阳光喷泻而出,给沙原披上万道金辉。此时,风声渐远,浑茫大地又于流光急景之后,回复到一种万籁俱寂的浩茫之中。

浮生半日之游,风云际遇,感受良深。下得山来,回头一望,阳关壮丽无比,呈现出一种惊人的美,令人依依不舎。

此时,忽然心血来潮,期许二十年后,赋诗重游,届时定当关亭一醉,把酒凌虚,再续前情!

 

〔这篇散文曾收入拙著《尘影梦痕录》、《濯缨楼诗文集》〕

 

阳  关  情 - 龙腾沧海 - 濯缨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