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濯缨博客

萧纲〔简文帝〕:人品贵谨严,文章须放荡!

 
 
 

日志

 
 

写作的契因  

2015-03-23 14:3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系列散文刊发感言:翻开人生旅途中留下的痕迹之页时,心中又一次体验到与旧日时空的遥相对接,临流照影,拂试铜镜,那些湮没于烟云岁月中的尘影梦痕,仿佛又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写作的契因


刘清宏


        提起创作,古今中外不少作家都强调灵感的作用,特别是那些自认天赋较高的诗人,动不动就把它拿出来标榜,也许他们谈灵感的真正用意不仅是出于炫耀,同时也是对灵感的一种虔诚的膜拜——说不定在那些被缪斯女神娇宠惯坏的天之骄子那里,真的存在灵感的恩赐。
        追溯个人写作的历史,或许自己不过是个凡鳞常壳只能游弋于浅滩近水的缘故吧,记忆中似乎从未有过“神来之笔”眷顾的恩宠,更多的体验却是“唯求一字稳,撚断几茎鬚”的熬更守夜!
        对我来说,灵感自然无从谈起,不过却经历过一次类似灵感的体验,我把它定义为契因也许会更准确一点。那是使我与古典诗词结下不解之缘并从此走上文学创作的一个契因或者说机缘。
        当时,我只是一个刚届十五岁的茕独少年,上学之余整天沉溺于武侠小说,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一天,为了避开家务繁重的父母的监督,我一个人偷偷躲进祠堂里看书。看着看着好像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由于专心一意埋头书本,于刀光剑影中便完全忘却了时间的概念。正当聚精会神非常投入的时候,忽然,敞开的窗口猛地灌进来一阵劲峭的秋风,把正在阅读的章回小说《乾隆游江南》的书页吹得哗哗直响,由于书页急剧翻动,最后还把书掀到了地上。我当时不知为什么正津津有味地揣摩书中乾隆那首《游匡庐》的七律,也搞不清楚出于何种原因,竟对它的首联“庐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峰水自流”的诗句深深着迷。顺便提一句,多年以后再读这首诗,对它平庸无奇的艺术表现手法已打不起多少精神。不过,它也许合该成为我诗词启蒙的一个吉兆,总之它当时真的深深地打动了我那颗稚嫩的心。记得为了考验自己的默记能力,我还微微合上双目打算往下背诵这首诗,而在此之前我己反复默读过好几遍了,无奈此刻却怎么竭力去想也想不起下面的诗句。我对自己头脑的鲁钝开始感到懊恼,而对自己今后的绮梦人生觉得有点失望了——看来,要想在象牙宝塔的文化殿堂中悠哉悠哉地雕龙镂凤的梦幻就将破灭,这辈子充其量也只能在孤窗低帐下过那种咬文嚼字的惨淡人生了!
       正当我愣在那里怔怔地发呆时,忽然,掉落的书本重重地砸在脚踝上,使我猛地回过神来,而就在这一刹那,也不知应了哪方神灵的感召,就像剑桥那颗熟透的苹果不偏不倚刚好砸在牛顿头上似的,我的心突然如电光火石般地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乍然间脑子像点亮了一盏油灯,空虚苍白的脑壳里豁然显得亮堂起来,一下子便想起了整首诗的句子。
        当时的情景,跟法国文豪罗曼罗兰在构思那部浩瀚巨著《约翰克利斯朵夫》时,由于说不清的感悟而获得神秘的“霞尼古勒启示”的情况相似,我当时从懵懵懂懂心智极不开窍的情况下,忽然之间进入一种堪称大彻大悟的兴奋状态当中,也许是由这一顿悟激发出来的灵感(本想极力回避的“灵感”这个词,一不小心竟被它 “电”了个正着),随即便产生了一种急不可耐亟需马上尝试写点东西出来的强烈欲望,并立刻付诸行动,几乎一秒也未停歇便随手抓起纸笔并急促地写了起来……
        于是,这一写便断断续续延伸了半个多世纪!
        正像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后,迈出舱门第一步时发出的宣言“这是人类的一大步”那样,那天下午在祖屋祠堂里的写作尝试,对我来说,不啻是自己人生征途上迈出的第一步,也可说是我写作生涯跨出的一大步。
        ……
        灵感,是否躲藏在作家由于莫名的喜悦而瞠视远空的眸子里?还是隐身于诗人摇头晃脑地吟哦时咬得满是牙痕的笔杆上?抑或栖遁于戏剧家因谱曲不断跺脚而使楼板洞穿形成的罅隙中?
        我那天下午在祠堂里的经历似乎都跟这几种情况不甚相似,也许,真正的灵感早已擦肩而过。所以,我认定自己遭遇的并非所谓的灵感,充其量也不过是一种说不清的机缘,把它定义为促成命运转折的某种契因,恐怕会更为恰切一些!
        此刻,当秋风又一次搔弄我书室的窗扉时,我却正在为自那以后不断积累的诗词和文稿,杜撰几首带点总结意味的诗句,作为自己文字生涯的一点归纳:
其一
曾因诗韵费研寻,倚枕挑灯夜夜心。
唯有旧游来好梦,却无新著动长吟。
燃藜渐觉风流远,立雪常怀雨露深。
检点平生薪胆志,已滔文海任升沉。
其二
笔走龙蛇累此深,如烟似梦费沉吟。
阶前月映寻章句,窗下晨熹惜寸阴。
询韵立残三尺雪,填词用破一生心。
不忍煮酒烧红叶,静坐松荫独抚琴。
其三
文字生涯笔墨缘,骚坛逸韵事如烟。
六朝风雨终宵梦,三月莺花尽日妍。
野草当春随径出,寒芳无意傍篱牵。
十年诗赋归平淡,天马行空任自然。


〔这篇文章乃拙著《濯缨楼诗文集》的序言该书

已收入华夏作家文库,由中国言实出版社于2012年出版〕



写作的契因 - 龙腾沧海 - 濯缨博客
 



  

曾因诗韵费研寻,倚枕挑灯夜夜心。
唯有旧游来好梦,却无新著动长吟。
燃藜渐觉风流远,立雪常怀雨露深。
检点平生薪胆志,已滔文海任升沉。
笔走龙蛇累此深,如烟似梦费沉吟。
阶前月映寻章句,窗下晨熹惜寸阴。
询韵立残三尺雪,填词用破一生心。
不忍煮酒烧红叶,静坐松荫独抚琴。
文字生涯笔墨缘,骚坛逸韵事如烟。
六朝风雨终宵梦,三月莺花尽日妍。
野草当春随径出,寒芳无意傍篱牵。
十年诗赋归平淡,天马行空任自然。

 

风柔清梦博主赐玉

/风柔清梦

初尝平仄费思寻,面壁幽廊苦倦心。

偶有闲情挥彩笔,却无灵感作佳吟。

搜肠频觉词缘浅,酌句方知典故深。

仰慕风流崇李杜,书斋寂寞守宵沉。


学道痴迷入梦深,颇多世事欲书吟。

凭栏惜月思幽憾,伫径观花怜岁阴。

沧海沉浮悲疾涌,辞林浪迹叹疲心。

窗前春好知芳近,风鬓萦怀抱故琴。


归隐方生续墨缘,文坛古韵逸悠烟。

红笺三尺呈闺梦,缱绻千章抒婉妍。

逝水风情春寂怅,空林霜月故愁牵。

谋篇自为疗伤痛,柴户暮云疏索然。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