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濯缨博客

萧纲〔简文帝〕:人品贵谨严,文章须放荡!

 
 
 

日志

 
 

次韵奉和范裕基先生七律《绮怀——步黄仲则韵》  

2016-10-18 04:4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次韵奉和范裕基先生

七律《绮怀—步清·黄仲则韵》

 

  

 

野亭杯酒听吹箫,旧日扬州梦已遥。

投老每随风雨棹,浮生长恨别离宵。

三春业迹霜摧叶,一剑胸澜酒泼蕉。

神骏骎临蹄渐损,久翱健翮翼翎消!

卷帘格

诗酒风流岂易消,古来兴废扇当蕉。

三杯软饱嘘寒昼,一枕黑甜共雨宵。

京兆文章人已老,濂溪绝学路方遥。

浮云富贵原同梦,醉倚阑干笔作箫。


【注】〔一〕软饱,饮酒(见《辞源》“软饱”词条)。〔二〕黑甜,酣睡,也指昼寝(见《辞源》“黑甜”词条)。〔三〕京兆,即京兆尹(京城地方官)的简称,这里指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韩愈任过长安京兆尹的官职。贾岛与之斟酌“推敲”二字时,韩愈正是在京尹任上。京兆文章则又蕴涵有“韩文起八代衰”的意思。〔四〕清·黄仲则七律《绮怀》: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范裕基先生

七律《绮怀—步清·黄仲则韵》元玉

 

/范裕基

 

风尘坦腹夜横箫,竹马青梅旧梦遥。

老去生涯非昨日,病来诗酒醉今宵。

海棠泪滴篱边菊,贝叶霜凝雨后蕉。

独语栏杆成往事,平生块垒共谁消?


自然博主和韵


/自然


感天故事已遥遥,人面至今隔几蕉。

确是寒潮能透骨,除非灿烂欲环腰。

春前乃敢闻山语,劫后殷勤启洞箫。

绮梦依依寮上去,相缝却话酒难消。


痴顽村夫赐玉


/痴顽村夫


昨天故事贯吹箫,旧梦重温景邈遥。

红袖檀奴分涩果,青梅竹马共良宵。

庭中望月难合目,露里听风不展蕉。

二百多年情不锁,《绮怀》传唱未曾消。


皮润清博主赐玉


/皮润清


 谁痴留梦似聆箫?红叶情磨岁月遥。

冷暖春秋持一念,婆娑风雨守长宵。

三生业短梅移月,九世离多雪打蕉。

刹那蹉跎心莫悔,大千万象尽成消。

卷帘格

有心避世酒成消,秋月春花醉绮蕉。

三昧水由泉做引,一云烟是鹤凌宵。

思禅梵曲情已老,无欲莲魂梦未遥。

尘尽憨痴年碧落,青笺小笔入诗箫。




次韵奉和范裕基博主七律《绮怀——步清?黄仲则韵》 - 龙腾沧海 - 濯缨博客

图片采自网络特向原创致意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