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濯缨博客

萧纲〔简文帝〕:人品贵谨严,文章须放荡!

 
 
 
 
 
 

广西壮族自治区 南宁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近期心愿翻开人生旋途中留下的痕迹之页时,心中又一次体验到与旧日时空的遥相对接,临流照影,拂拭铜镜,那些湮没于烟云岁月中的尘影梦痕,仿佛又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置顶] 读文史有感赋打油两首以记韵

2017-7-18 14:58:16 阅读126 评论72 182017/07 July18

读文史有感赋打油两首以记韵

濯  缨

关关何事绕吟肠,孔雀南飞去渺茫。

夜雨临卭怜卓妇,月明仙涧忆刘郎。

崔张失信愁千片,宝黛移花梦一场。

红叶题诗难据证,沈园无复品梅香。

卷帘格

汉苑花菲满院香,大观园内尽欢场。

填词奉旨怜三变,去国投番叹六郎。

儋耳天南思渺渺,胡疆海北意茫茫。

空怀下榻迎徐子,无复江东涴霸肠。

☆☆☆☆☆☆☆☆☆☆☆☆☆☆☆☆☆☆☆☆☆☆☆☆☆☆☆☆☆

昆仑灵芝博主赐玉

诗/昆仑灵芝

古典频频涌腹,骚心殷殷抱琛。文史猎猎洪波,

臧否纷纷漫吟。豪杰峥峥魂魄,化作滔滔雄襟。

痴顽村夫博主赐玉

诗/痴顽村夫

雎鸠窈窕绕吟肠,孔雀东南竟渺茫。

秦置临邛卓富铁,汉悬明月吕殷郎。

西厢怪异酲围座,贾府虚荣梦筑场。

叶上题诗疏渴慕,园中偶遇忆衾香。

卷帘格

姹紫嫣红阆苑香,大观园大梦一场。

改名眠柳为三变,隐姓栖番是五郎。

放杖南天欢漫漫,持节北海怅茫茫。

魏申丧命拂徐子,父老隔江望断肠。

作者  | 2017-7-18 14:58:16 | 阅读(126) |评论(72) | 阅读全文>>

[置顶] 赠 岑 路 诗 弟

2017-7-16 17:38:26 阅读153 评论87 162017/07 July16

赠 岑 路 诗 弟

濯  缨

君诗未可等闲吟,绝壑幽兰空谷音。

芳草夕阳惊异色,蕉簷夜雨怅归心。

珪璋拓后新开径,吕律调匀复抚琴。

逸韵流风清瘦格,如烟新月照园林。

卷帘格

舒啸何须到竹林,浔阳江上再调琴。

骊珠已拥江郎笔,蠹简长拴老杜心。

万里神驹驰绝径,五弦清奏绕余音。

虫鸣阵壁寒交枕,月映空阶伴独吟。

☆☆☆☆☆☆☆☆☆☆☆☆☆☆☆☆☆☆☆☆☆☆☆☆☆

兰草博主赐玉

诗/兰草

三伏暑气亦能吟,高树青蝉自好音。

涓净露珠咸池酿,芳清蕉叶玉闺心。

凭栏月色铺小径,借景情丝绕远人。

咂咂声音何处有,朦胧拍羽鸟归林。

卷帘格

林下之风赋竹林,一笔豪气赠佳人。

高天若水看齐骛,幽谷含烟裹芷心。

花瓣冰莹无俗物,绿弦虹丝奏真音。

怡情雅调阶篁起,今夜无眠共唱吟。

痴顽村夫博主赐玉

诗/痴顽村夫

阳春白雪郢中吟,蕴藉铿锵玉佩音。

智慧江淹怀色笔,纯情杜甫捧澄心。

圭璋细照黄菱镜,律吕轻调绿绮琴。

逸韵高标滋傲骨,高山流水袅琼林。

卷帘格

渔舟唱晚袅琼林,曼妙和谐百衲琴。

野渡常怀文武事,朝堂素抱庶黎心。

娇柔月色无俗响,旖旎风光有雅音。

作者  | 2017-7-16 17:38:26 | 阅读(153) |评论(87) | 阅读全文>>

[置顶] 《濯缨楼诗笺》序言

2013-11-6 20:38:35 阅读964 评论185 62013/11 Nov6

《濯缨楼诗笺》序言

刘 清 宏

昔年庠泮,曾习唐韵之风,今日奚囊,又释宋词之诀!

壬辰炎暑,拙著《濯缨楼诗文集》卸版后,自感敝帚难珍,不惜耗资散发,瞬间告罄,以为苟安。

殊料,不弃葑菲者,不吝金玉,上门或投函勘误、纠偏,抑或索取、讨教者,几有踏损坎栏之势。尤以旧日薄有往还之文友诗侣,汹汹问罪,穷诘骎骎,不依不饶!

躬身自忖,曩昔一棹萍水,酬酢唱和,杯酒犹温,别后为讨生涯,各自营苟,间无芥蒂,若求索唯唯,不啻怠慢旧友,置人情于纸薄!

沉吟再三,遂有重刋增版之念。既为锓版回炉再铸,因势利导,除删去原有散文所占篇幅,拓展诗词页面,改书名诗文集为诗笺之外,原著未曾辑入之作与和韵原玉,以及新近撰写诗词,一并附梓。

浮生碌碌,世事无常,风云变幻。我辈清标傲骨,肝胆人生,难免情怀郁结。而数十年间,虀盐藜苋,屡经多事之秋,胸中丘壑无以疏导渲泄。此情此景,唯有迂回于诗词律韵之静僻幽径之中,行吟于古木交柯、曲水风荷之诗薮词苑之内,寻几分天籁,握一把苍凉,以消弭胸中块垒!

追溯前尘,无数春花秋月,夜雨孤灯,几番风雨鸡鸣,阴晴圆缺,多少悲欢离合,困顿坎坷,都铸入前情影事,尘迹梦痕;凡此种种,涌入愁肠,尽都化作青萍绿绮,天章云锦!

结集出版,旨在以粲然翻采之雕虫小技,博取惊鸿一瞥之垂顾青目,在纷纭杂沓之人生旅途中,留下曾此驻跸之一痕生命行迹。

侧目滔滔,山河依旧,人事已非!而青史风云,自有史笔胜载,何烦庸人自扰。小我天地,回旋如舸,倒也无多赘挂,仅余几笔诗缘酒债;如此腕底烟云,发自胸壑,裹卷旧日情怀与无限往事,限于篇幅,却也只能疏疏淡描几笔,无从道尽缘始或原罪。

作者  | 2013-11-6 20:38:35 | 阅读(964) |评论(185) | 阅读全文>>

[置顶] 盛夏二首

2017-7-5 13:33:12 阅读280 评论183 52017/07 July5

盛 夏 二 首

濯  缨

又成夏日路难行,热浪逼人势不轻。

永昼火云蒸烁石,长空灼燥厌新晴。

初生凉月山山雪,乱起溪风叶叶声。

炙瓦万家烟树倦,空斋兀坐似围城。

卷帘格

菲翠交阴绿满城,急流濆岸涨潮声。

漉完燕壁知梅雨,干透蜗涎觉昼晴。

脱箨有声惊籁小,午风无力皱池轻。

柳荫斜落荷塘影,正解纶竿欲出行。

梦竹博主赐玉

诗/梦竹

炎炎赤日路难行,伞下伊人步履轻。

树底枝头无旧荫,溪前埠尾有新晴。

娇颜为买胭脂粉,热浪权当锦瑟声。

汗过香腮流到眼,湿了鲛帕湿了城。

卷帘格

两手空空出了城,凝眉黯黯欲悲声。

萧郎不见生新怨,残阕何来露荫晴。

自比痴情苏小小,皆因命苦冢轻轻。

纤锄斜倚芳菲地,拾朵收花我独行。

痴顽村夫博主赐玉

诗/痴顽村夫

炎炎盛夏少人行,热浪蒸天路障轻。

永昼灼灼祈不霁,长空炙炙怯开晴。

清风起处千秋韵,爽月升时万籁声。

汗透衣衫人懒惰,难熬溽暑赖书城。

卷帘格

汗浸淋漓浴火城,蛙愔蝉哑鸟失声。

艳阳高照三山朗,皓月低徊九陌晴。

化雨无霖忧雨杳,祈风乏力憾风轻。

溪亭日隐荷深处,桂橹兰舟载酒行。

云棠博主赐玉

作者  | 2017-7-5 13:33:12 | 阅读(280) |评论(183) | 阅读全文>>

[置顶] 题图打油两首兼赠低头族

2017-6-26 12:36:36 阅读147 评论53 262017/06 June26

题图打油两首兼赠低头族

某小友年方十四,耽溺于微信之术,竟尔乐此不疲,不思茶饭!某日放学路上,操弧正酣,一头撞上疾驶摩托,险罹轮下之殃,幸得抡救及时才得保住小命。然苏醒后第一件事乃向父母索要手机,当央告无门遭到严拒时,竟寻死觅活,大呼小叫,声言不满足其要求,便跳楼自尽云云…!嗟乎,科学昌明带来之诸多烦恼,已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眼下,街头熙熙攘攘之人群中,垂首曲颈操弧不辍之族群,已成肩摩踵接之势!此一态势是好是坏,难以判断!鉴于本拙乃严重颈疾患者,聊拟打油两首,谨以此当作向低头一族奉献之辁才小慧!不图荐赏,但求莞尔一笑!

濯  缨

如此尊容岂怨天,嘴勾胸腑背平肩。

身同心字无三点,腰若弯弓少一弦。

只为趣闻饶有味,谁知流量最花钱。

可怜满目低头族,虚拟空间半是仙。

卷帘格

何事能同快欲仙,勾栏囊尽买花钱。

百年床笫留原罪,一代风流另续弦。

俯首已无裙下客,低头今见众比肩。

忽闻股市潮方涨,网上操腾费半天。

【补注】第二首首联下句“勾栏囊尽买花钱”中的“勾栏”,古时称娼家妓院为勾栏(见《辞源》)。同一首诗颔联下句“一代风流另续弦”中的“续弦”,古时男人妻死(或离弃)再聚叫“读弦”(女人被遗弃或丈夫死去后再嫁叫“再蘸”)。

痴顽村夫博主赐玉(新韵)

诗/痴顽村夫

默默无言老半天,垂头探颈肘支肩。

躬犹心字还缺点,脊似弓形只少弦。

趣事疯传饶有味,轶闻狂览不差钱。

作者  | 2017-6-26 12:36:36 | 阅读(147) |评论(53) | 阅读全文>>

欣闻“竹榭听风书院”肇创

谨以嘉宾身份依嘱次韵忭贺书院成立

濯  缨



一阕吴商震五弦,椽毫誓扫六朝烟。

云盘远势鹏摶翮,雨洗空林景待诠。

千里间关寻剑客,万篇杰构叠金钱。

豪吟醉蘸西湖水,凤翥深霄胜昔年。



五湖放眼钓鱼船,谁起長鲸控日边。

落笔通神惊绝妙,构思诡谲合诗癲。

香菲繁叶丛芳辅,峰出群峦一翠妍。

洞烛幽微堪引径,遮簷竹树岂平肩。

梦竹博主七律二章

《贺竹榭听风书院成立》元玉

诗/梦  竹



合醉扶琴不复弦,纷繁往事逐云烟。

柴门蓬荜词空释,市井天街理未诠。

为始江南留墨客,直教梦竹赏青钱。

而今回望余音在,鼓漏催庚又一年。



生性疏狂爱信船,菱歌短橹小桥边。

高朋旧侣樽前舞,浅墨新词笔下癫。

自比庄生寻蝶趣,还同漱玉较姿妍。

卖文偏喜江南调,持赠殷勤共比肩。

怡心阁博主赐玉

诗/怡心阁



引袖苏杭弄管弦,风生竹榭袅兰烟

蜀君独把春心托,庄子偏将蝶梦诠

长啸非关弹铗客,狂吟不用买官钱

古来才女多吴越,今识荧屏自忘年



西湖许否放归船,鹭约鸥盟落日边

栽柳乐天司马去,种梅和靖恃才癫

作者  | 2017-6-22 3:01:15 | 阅读(158) |评论(105) | 阅读全文>>

挽非专业流浪者博客

2017-6-20 17:42:07 阅读154 评论106 202017/06 June20

〔非专业流浪者博客识别图片〕

挽荷籍华人

“非专业流浪者”博客

惊悉才华横溢的非专业流浪者(博客) 不幸于海外遭车祸罹难!恶耗传来,不胜唏嘘!余与逝者生前虽只能说是神交已久,薄有往还(指唱酬),但也堪称惺惺相惜。今斯人已逝,九原有知,当不至嫌弃我这个谬托知己的诗友奉上生刍一束!

濯   缨



网上相知但惜缘,风云惊变叹飞烟。

骊珠恨作荷珠散,书剑忍同符剑联。

挂壁哀弦今已断,招魂悲角不成眠。

人琴俱杳青枫黯,阆苑回眸竟百年!



惊雷乍震若黄昏,如晦长空欲断魂。

生死去来浑赴梦,悲欢离合总同存。

广陵曲散谈知己,帝阁文成感共尊。

客舍歌残风雨后,九原辽鹤待寻根。

【注】我等网易博客的同侪,均不敢也不愿接爱我们的老朋友“非专业流浪者”博客罹难的恶耗,在下是从“蛙声作管弦”博客处获悉这一惊天消息的。下面是“蛙声”博客刊登消息的全文:

2017年6月16日17点30分接到博友老猫侠发来的消息:“今天中午我在微信收到专业流浪者夫人信息,说14日早上流浪者在荷兰女儿家附近,牵着单车过马路,出了车祸,当天下午三点半已离开世间。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非常难过!几天前还在博客和朋友们诗词唱和,突然就走了。我基本不写诗词,诗友来往少,只知道你,麻烦你转告诗友们,流浪者不能再和大家唱和了。最好是请你写一首诗转告大家。”

风柔清梦博主

作者  | 2017-6-20 17:42:07 | 阅读(154) |评论(106) | 阅读全文>>

次韵奉和自然博主《答刘清宏先生问踪二首》

2017-6-9 12:33:36 阅读361 评论151 92017/06 June9

次韵奉和自然博主

《答刘清宏先生问踪二首》

斐声网易的武汉·自然博主,诗风独树一帜,然翰海孤航,久则生变倦游之念,年来更趋沉寂!日前,其偶访敝博,留言亦惜墨如金。余思念老友心切,不禁叩问其近况行止。殊料,一问而触发其蛰爪潜鳞,遂蓦然发力,抛出七律两阕,虽语焉不详,但也不难猜知其一二。浩天朗朗,风云变幻,既来之则安之矣。阿弥陀佛!

濯  缨



龟蛇对峙大江南,黄鹤楼头诗又耽。

鄂渚征帆迷远棹,楚云归雁务高贪。

遥怜小隐与谁酌,不意深门诱汝参。

暗减心情犹见避,猿栖绝壑事何堪。



十年淬砺一灯寒,独客凌虚莫倚栏。

笔扫千军诗尚可,胸罗万卷气偏残。

何事雾深如豹隐,须知才捷作蜗难。

鹓鹭行中君翮健,未曾折翼岂投闲。

武汉·自然博主

《六月七日晚答刘清宏教授问踪二首》原玉

诗/自 然



花笼舍北至楼南,征雁思归梦已耽。

文采风流讥我乏,人情练达与君贪。

山光夺目应无恨,月色萦身常有参。

溪几投闲垂钓处,淹留吟海复何堪。



天生傲骨性未寒,风骚云路懒凭栏。

霜威月冷孤身退,页损台斜一管残。

斗酒闻鸡缘者趣,看花捕蝶责吾难。

曾怜文字眼中秀,却废虚名且放闲。

梦竹博主赐玉

诗/梦 竹

作者  | 2017-6-9 12:33:36 | 阅读(361) |评论(151) | 阅读全文>>

次韵奉和飘逸博主

七律《天荒地老》兼酬邵铁恒先生与王编辑

濯    缨

八风顺转感时佳,浩气充膺振老怀。

湖漾晴波千岫爽,云开远翠万愁排。

欣擎小酒聊当慰,笑傲金樽略放骸。

检点琴书辞陋巷,箪瓢留取记寒街。

卷帘格

一瓢一饮守贫街,落拓疏狂清瘦骸。

竹外寒云天共远,风前凉意酒来排。

飞腾我吝钦庸辈,潦倒谁甘服老怀。

安得濯缨兼涤足,江声涛韵两相佳。

飘逸博主七律《天荒地老》元玉

诗/飘 逸

日夕曾经雨气佳,香茶足慰晚情怀。

归林倦鸟愁都弃,过岳闲云梦已排。

春远心空移境界,人期寿考养形骸。

天荒地老还同此,百八十年忆一街。

蛙声作管弦博主

以《苦吟》为题和〔飘逸〕韵元玉

诗/邵铁恒

荦确山行景欠佳,余年最苦数吟怀。

一川花气凭风送,万斛闲愁倩酒排。

箧底虽存旧诗卷,镜中难改老形骸。

昨宵半阕南乡子,月影穿窗银泻街。

王编辑

以《非关风景佳》为题和〔飘逸〕韵元玉

诗/王编辑

一路非关风景佳,聊凭酒力慰羁怀。

颠连千里飘零感,缱绻八行幽懑排。

孤枕黄梁余好梦,满头素发剩痴骸。

归心且与雁争速,记忆徘徊青石街。

☆☆☆☆☆☆☆☆☆☆☆☆☆☆☆☆☆☆☆☆☆☆☆☆

作者  | 2017-6-7 12:40:47 | 阅读(190) |评论(86) | 阅读全文>>

在京诗友(乡贤)远问寄复

2017-6-4 14:00:16 阅读165 评论118 42017/06 June4

在京诗友(乡贤)远问寄复

濯  缨



衣尘久未涴长安注 ,燕水苍茫感万端。

千里关河乡梦渺,卅年旅况客氈寒。

羡君上苑为霖沛,惭我斜晖正夕丹。

自笑奚囊诗百首,叹无一阕可登坛。



应惜天涯遇会难,风云散后雨当残。

莫因契阔鸿笺少,竟使情疏酒盏干。

落寞空怜囊独涩,沉沦多是箧偏寒。

无人立雪院墙寂,渲泄文章好自看。



诗怀放脱路将宽,歙砚磨穿剑未残。

王粲依刘终短策,荆山泣玉只心寒。

尘缨欲濯千江水,梦笔思掀万丈澜。

莫叹幽兰生涧底,巨鳞纵壑起惊湍!

【注】第一首起句“衣尘久未涴长安”的“长安”,指的是横贯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长安大道,这里用它来代指首都北京。然此,此长安非彼长安也。菀尔一笑!

恰心阁博主赐玉

诗/怡心阁



心远红尘自晏安,夜光杯酒醉无端。

关河望里乡愁老,岁月吟边客梦寒。

纵使遍栽三径菊,还当抱守一元丹。

萧萧囊橐君何憾,应悔当初别杏坛。



回眸世路这般难,风雨飘摇逐梦残。

有寄赋闲斟病酒,无由扶醉倚阑干。

篆香烟袅灯花瘦,谯鼓声催月色寒。

翻检行囊自羞涩,一瓢诗稿倩谁看。



落拓诗怀心自宽,轩窗听雨到更残。

作者  | 2017-6-4 14:00:16 | 阅读(165) |评论(118) | 阅读全文>>

某君(博客)因春去意阑而生江郎才尽之感,赋诗二首共勉勗

2017-5-16 15:42:10 阅读396 评论147 162017/05 May16

某君(博客)因春去意阑

而生江郎才尽之感 赋诗二首共勉

濯  缨

驹光瞬隙感无穷,晃眼春帆逝远空。

阅世人归棋未散,出峰岚聚绿方葱。

清和气转焉弹铗?少壮情豪别散弓!

天许风流归逸俊,鹏摶九万翼囊丰。

卷帘格

踏花归去橐囊丰,书剑重携志满弓。

才藻方馨形翠发,风华正茂势青葱。

莫辞吟席留勋迹,且仗摶翎展绮空。

写取一枝春带雨,墨池饱蘸韵无穷!

【注】拙句“清和气转何弹铗”中的“清和”,乃农历四月之俗称,诗词中多用“清和”以喻初夏——见《辞源》。

梦竹博主赐玉

诗/ 梦 竹

高瞻便可意通穷,心静方能万事空。

足下常量三丈路,人前自诩一方葱。

伤心终是成柔肋,放胆应该有硬弓。

相信师篙还在侧,经磨换得羽毛丰。

卷帘格

七雄豪占槛桥丰,牛渚天门霸主弓。

效学先贤当刺股,谦为后辈做青葱。

勿因眼底鸡零事,舍弃心中斗柄空。

锦瑟年华谁与度,迷津不解路应穷。

皮润清女史赐玉

诗/ 皮润清

浮世逍遥志做穷,如烟似梦欲常空。

好风拂面琢诗句,小笔临笺录郁葱。

意冷吟花花动影,情钟揩泪泪雕弓。

一方水土留清雅,春去春来入韵丰。

卷帘格

作者  | 2017-5-16 15:42:10 | 阅读(396) |评论(147) | 阅读全文>>

戏赠北漂(谋食京畿)失意后南旋归隐的诗书画家黄君

2017-5-4 22:23:44 阅读195 评论111 42017/05 May4

戏赠北漂(谋食京畿)

失意后南旋归隐的诗书画家黄君

濯  缨

曾约溪山共釆薇,天涯糊口愿当违。

剽囊窃得苏黄句,博客允容海量诽。

蔣径开篱通郑谷,陶潜黜菊钓渔矶。

北漂两度修行役,一角租廛隐帝畿。

卷帘格

谋食天涯走帝畿,北漂终究困苔矶。

誇言功到能通极,堪笑人前失谤诽。

世态炎凉情已倦,风尘奔走事多违。

丹青写取渔樵趣,疏雨簷前赋菊薇。

网络图片

作者  | 2017-5-4 22:23:44 | 阅读(195) |评论(111) | 阅读全文>>

读陆游《沈园二首》有感

2017-5-1 13:49:34 阅读423 评论140 12017/05 May1

读陆游《沈园二首》有感

濯  缨

草树荒台感放翁,壁间尘渍杳飞鸿。

云泥踪迹苔长掩,风雨因缘命未融。

孽海分萍回雁迥,情天共恨泣鹃同。

悲欢离合一杯酒,鹊散河桥路孰通?

卷帘格

唐琬悲情感暗通,红颜薄命古今同。

惊鸾照影人何在,倦蝶盘花泪共融。

满地萎枝遗折柳,数行爪迹辨飞鸿。

百年长恨缘犹尽,似海情渊溺放翁。

【注】陆游的《沈园二首》是他七十五岁时重游绍兴沈园时写下的七言绝句。他三十一岁时曾在沈园与被其母亲拆散的原妻唐琬偶尔相遇,作《钗头凤》题壁以记其相思之苦,殊料这一重逢竟成永诀。暮年的陆游曾多次到沈园怀旧悼亡,题为《沈园二首》的七绝是他那悼亡诗中最为深婉动人的两首,称作绝唱不为过也!兹录《沈园二首》如右:(一)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二)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风柔清梦博主赐玉

诗 / 邓湖松

孑影孤吟老道翁,池台忆旧数惊鸿。

痴情未了沉沦陷,孽债浮生抵命融。

南浦别愁催聚散,沈园遗恨葬花同。

悔怜唯饮黄藤酒,石径残阳画角通。

卷帘格

心有灵犀信物通。寡言相对感伤同。

沈园柳老无缘续,鸳帐恩轻绝恨融。

满鬓风霜行陌路。一身寥寂识孤鸿。

曾经萍聚三生幸,婉曲商音洒泪翁。

作者  | 2017-5-1 13:49:34 | 阅读(423) |评论(140) | 阅读全文>>

读风柔清梦博主寻访血亲之地认祖归宗诗文有感

2017-4-26 18:00:18 阅读191 评论109 262017/04 Apr26

读风柔清梦博主

寻访血亲之地认祖归宗诗文有感

濯  缨



家山远在武陵西,依嘱寻源路已迷。

老父辞乡离散地,嗣亲谒祖踏荒堤。

万株松露云根滴,一脉溪流晚霭栖。

撼壑寒飇千嶂雨,无眠枕上听更鸡。



梦游乡井几重秋,万念千愁总未休。

月自空圆天不老,人多离恨水长流。

朝云雁唳思来路,落日猿啼慕首丘。

无限情怀无限感,莬裘归意欲何求!

【注】风柔清梦博主的父亲是一位参加过万里长征、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的老红军,十四岁便隻身离开湖南湘西的老家,解放后随部队留在东北工作并在那里成家立业,毕其一生终未重返家乡,弥留之际万般无奈地嘱讬儿女完成其未竟之念——回湘西老家归宗认祖。风柔清梦博主出生于松花江畔的哈尔滨,父亲为其起的名姓叫邓湖松,湖松二字指的就是老家湖南及出生地松花江。父亲那沉如九鼎的临终嘱托,如勒如令如枷如锁,身为长女的风柔清梦博主,几十年背负着它拿起又放落……终于在今年春天促成了探访血亲之地暨归宗认祖之行,了却了心头一桩剪不断理还乱的亲情债愫,同时也是对在天之灵的父亲奉上了一份孝心!

昆仑灵芝博主赐玉

诗/昆仑灵芝

悲凉意绪故丘鸦,千里裔孙又晚霞。

先祖慈情贻玉露,基因血脉润奇葩。

作者  | 2017-4-26 18:00:18 | 阅读(191) |评论(109) | 阅读全文>>

尘缘不散 巧遇故人

2017-4-20 19:17:25 阅读454 评论161 202017/04 Apr20

尘缘不散  巧遇故人

濯  缨

寒食节假,登邕城青秀山,以效仿古人踏青之兴。为避上山拥挤不堪的车旅游人,特择一条久已荒废的石磴古径作为攀沿路线。在山隈转弯之处,原有一座依山临崖而建的风雨亭,现亭子旧址上仅剩下崖边的半圈铁质围栏护链了。此时,这个视野稍为开发的地方,早来了一批游人,他们正围着聆听一位手执三角小旗的导游小姐的讲解……为避附骥窃听之嫌,只好远远站定,并自重地略作临栏俯瞰观赏的端容。大约是以往不曾注意,抑或是久违了的缘故罢,但见下边断崖绝壁,一边是古树栖云,一边是寒流啸壑,其景色迥异于景区其它地方。正当出神注视左边崖壁上的一株虬突怪松时,不期身边不知什么时候靠过来一位老兄突然发问:“敢问兄台贵姓?”…蓦然怔愕中不禁侧身注视来人。久久,彼此于睁眸对视中大声惊呼:“老刘!”“老张!”惊呼辄止紧接着便是互争抢嚷:“你小子原来躲在这里发财享福…!我从新疆伊宁那穷烂之地过来旅游!”“发什么财享什么福哟!南宁边鄙之地我看与伊宁也好不到哪里去!”“哈哈!炫耀优越了不是!想来大作也已汗牛充栋了吧!听说你小子出了一大摞子诗集定是不假?”——时光仿佛倒流了半个多世纪,两个赤脚光背鼻涕拖洩的穷捣蛋小冤家,一见面又为对方悔棋返子一类鸡毛蒜皮的鸟事,开始那无穷无尽谍谍不休的争辩斗嘴!



偶然路入陌中阡,野菊山花暗牵连。

三十年来寻剑友,两千里外品岚烟。

浮踪散后鸿无迹,远旅归时信断弦。

风雨故人疏阔甚,白头相见不虚缘。



昔入乡庠共习诗,也曾窗烛夜填词。

作者  | 2017-4-20 19:17:25 | 阅读(454) |评论(16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