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濯缨博客

萧纲〔简文帝〕:人品贵谨严,文章须放荡!

 
 
 

日志

 
 

重 返 生 命 出 发 地  

2014-01-16 14:4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 返 生 命 出 发 地 - 龙腾沧海 - 濯缨博客

家乡的石窟河 

系列散文刊发感言:翻开人生旅途中留下的痕迹之页时心中又一次体验到与旧日时空的遥相对接临流照影拂试铜镜那些湮没于烟云岁月中的尘影梦痕仿佛又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重 返 生 命 出 发 地

——故 乡 情 结

 

刘 清 宏

 

踏着晚秋簌簌作响的落叶,穿越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隧道,在梦萦魂牵的眷念之中,我如愿以偿地来到故乡一个叫黄竹坪水库的旧地,想不到这一带曾被我想象成瘠薄的山林,几十年后,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片莽莽苍苍,虽届深秋仍不失浓浓绿意的林畴。

纵目四望,群山翠岭之间,远处黛壁云绕,青霭幽暝;近处霜林初染,风篁泛翠;而双脚站立的土硁岩磴下方,则是溪流喧瀑,怒湍雪吼,一派匡庐华嶽的大家风范。

面对这片如梦之谷般的山林,追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榛荆蔓邑的困蹇情景,一种生命寻访和生命还乡的迷茫与憬悟不禁悠然而生:天荒地老,尘影梦痕,悠悠万物,无时不在嬗递变化,正如苏东坡在《赤壁赋》中所言,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已不可复识矣。

目送流云,思随逝水,几乎从孩提时代起,我这个出生在县城南边的故乡人,对蕉阳北部的山山水水,诸如南磜、北磜、皇佑笔、文峰揷汉、石塞土楼,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家乡风物景致,就有一种与生俱来带有生命召唤意味的眷念。

然而直到二十岁离开家乡外出谋生,命运的蹇促却使我无缘亲炙这片热土,脑海中仅存几十年前父老乡亲在这个水库工地上奋战时的朦胧而遥远的记忆。由于父母亲曾参与这项当时看来颇耗时日的浩大工程,由此便对这片似曾相识的土地,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眷恋,以至在客旅他乡不时泛起的淡淡乡愁中总会隐隐现出它的影子。

岁月蹉跎,尘路倥偬。在此后的几十年间,那片土地因时空的阻隔便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而在人生旅途的另一面,却因公务的羁遣,游踪遍及大江南北,并曾在境外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留下足迹。从秦淮风月,到六朝烟雨,从大漠孤烟,到长河落日;从水牛城亲炙尼加拉加瀑布的飞泡溅沫,到旧金山远眺双子峰的缥缈山岚,从莱茵泛舟仰望十字军东征时留下的废墟古堡,到鉄塔观光俯瞰塞纳河两岸的玉宇琼楼:总之,游躅所到之处,无不赏心悦目,逸兴遄飞。

不过,当独处一隅冷静下来时,却会感到作为异邦殊域的匆匆过客,那里的佳山秀水说到底跟自己相去甚远,没有一处风景能让我产生足以生命托付的绯思绮想。碌碌的人生加上羞涩的钱囊,阻隔了自己与那些风景之间亲昵依恋的关係。即使是在世界繁华之都的巴黎街头,那凯旋门下风驰电掣般的车流,红磨坊舞榭中惊心骇目的劲歌艳舞,记忆中都只留下零星碎片的印象,没有整体性的与生命血肉相联系的审美感觉,更没有多少能与自己的经历命运挂钩的人生体验。

记得有一次在美国,我于斜阳西下暮色苍茫的时分,作为当天最后一批游客,抵达千寻绝壑的西部大峡谷。当站立在那因天崩地坼留下的深渊绝谷之上时,隐隐感到脚下的土地已被抽空,我当即转过身来,目光避开万丈深渊,迎着冉冉下坠的落日,在西风萧瑟之中,一种身处异国他乡而天涯浪迹的淡淡哀愁便向我袭来。我突然陷入一种孤立无援、茫然若失而不知所措的窘迫与慌恐之中。

我想,几十年的漂泊生涯,如果把内心的苍凉与孤寂描绘成一幅人生的图景,呈现出来的将会是,一边为他乡异域的山水,一边是形影相吊的游子自身,中间却横亘着云遮雾罩带着浓重沧桑色彩的心理壁障。

与之相反,回到故乡,返回到自己脐带坠落的血亲之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处处都在默默地为你标示出生命出发时的原始方位,在故乡这块广袤丰沃土地上的所有褶皱里,几乎任何一件事物都隐藏有与自己紧密相关的生命信息。

不是吗?从踏进故乡土地的一刻起,无数往事便都涌上心头。

多少年了,那童少年时代留下的记忆,总是翻来覆去缠绕在风清月白的黑甜乡梦中,当然,有时也会闯进风高月黑的梦魇里。对我来说,那是一段特别凄苦难忘的岁月。一个茕独少年,缺衣少食,身上鹑衣百结,床上破絮散缕,偶得一衣之披,一脔之尝,便是心花怒放,在那饥肠辘辘终日煎熬在枵腹之苦的艰难日子里,一个布衣寒素的农家子弟,一个在茫茫人海中毫不起眼的凡鳞常壳,对人生前途岂敢有丝毫绯思绮想。不过,正是由于年少无知,不解风情,因此也就能够无忧无虑过着一种自惭形秽而刚愎自用的逍遥日子。人生起步阶段,冥冥中自有一种神秘的生命启示,使自己敢于漠视风险,面对未来。那是一种我行我素、自弹自唱完全属于少年心性的悠闲岁月。这些尘迹梦痕留下的旧影,时至今日依然历历在目。

我至今不会忘记,每当春暖花开之时,村前小溪边上的绿草刚刚长出,总会看见一双不知从哪里飞来的鹳鸟,擎头举喙,不紧不慢地来回啄食。记忆中,这对禽鸟似乎年年来此栖息,适时而至,形影不离。它们在溪流浅滩漫步时的身影,仙风鹤韵,风姿绰约,常常让我看得发呆!

在物欲横流的世俗社会里,无数曾经关涉生死的往事,都成了过眼烟云,唯独这样一幕鹳鸟溪畔悠然举步的记忆,这个平常生态中的凡尘琐事,由于跟故乡有着千丝万缕的勾连,漫长人生中的这一小段往事,才有了山重水复的景深。从此,鹳鸟的身姿就与故乡的山水紧紧捆绑在一起,并永远留在游子的心间,使之魂牵梦绕!

我想,在中国人的心理积淀中,故乡情结大约是唯一能跟随时空推移而层层堆叠起来的,它是能让人抛弃一切,为之舎身捐躯,具有生命感召力最为强悍而在心理上最为敏锐的心灵触点。

难怪,在我们这个民族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里,思乡的主题成为一切名贤先哲在文化思维方面无法绕过的中流砥柱,无数的经典事例,几乎把一部中国文学史挤压成处处冤家路窄的峡谷。

且看,青莲居士床前的一轮霜月,刚刚驱散巴蜀秋池上空的濛濛夜雨,那位在宦海中一直风帆饱畅的张翰,忽然夜不成寐思念起家乡的莼羹鲈脍,便迫不及待地辞官命驾,视富贵如浮云;而雪夜访戴的王子猷,更是莫名其妙地因兴而行,兴尽而归,硬是耗去一个通宵,自编自演了一曲把访旧探隐几乎演绎成游戏人生的千古绝唱。至于红楼中那位远嫁边陲的贾三小姐,终日捧心,郁郁不欢,眼看娘家回不去了,只好“清明独对天涯雨,山影寒云过板桥”,以漫天的雨丝去接续心中无尽的愁思。

我这趟千里归来,承蒙一位对家乡的历史掌故了如指掌的前辈的安排和指点,得以补偿几十年的夙愿,有幸把故乡北部的山川风物,作了一次彻底的清理扫荡,心中的痛快淋漓几达难以言表。

可以说,这是与故乡在真正意义上所作的一次零距离的心灵对接,真切体验到了一次生命还乡的无限欢愉。

无庸置疑,当我徜徉在南、北磜林荫下的山径上时,周遭的山情水韵,天籁泉息,似乎都在叩拨我心灵的琴弦,触启内心深处的某种律动。置身于莽莽苍苍的林薮深处,那扑面而来的清幽旷远之气,一下子便攫住了我的全部感觉,唤醒心中沉睡已久的某种感情,仿彿在投身其间的一刹那,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异乎寻常的亲切感,它几乎纹丝不差地契合了从孩提时代就开始培养起来的某种心理向往。尤其进入神交已久的皇佑笔林区时,在风韵萧萧的竹林之中,在林涛阵响的山荫小径之上,在梯级茶园的浓翠芳馥之间,一种心旷神怡飘飘举袂的感觉便沛然涌起。

同行的林君也深有感触,几乎在一种意满形忘手舞足蹈的情况下,向我发出明年来此结巢避暑的邀约,记得当年他在西子湖边面对甲冠天下的湖山时,并未怎样的动心,此刻却受故乡山水氛围的感染,竟一往情深地表现出赤子投怀的无限倾倒。

这使我深深意识到恋土情怀是一个人生命奥秘中最为奇妙又最难梳理的心理窦结。它是在我们还处于婴幼儿时期就由母亲的纤纤素手一点一滴编织起来的情愫,它掺和着谆谆的父教与浓浓的亲情,使一颗稚嫩的心灵循序渐进地最终感知到家园的温馨,于是,生命也便深深烙下与一方水土濡沫与沐的胎记,并从此以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方式伴随生命的始终。天涯漂泊的游子,一旦跟暌离已久的故土进行远别重逢的秋波碰撞,那梦萦魂牵的挂念终于变为正面对接的观感时,即使是像林君这样一位阅历丰富仪态矜持的老人,也难免会作出放浪形骸的举动。

当我步出深林,伫立在豁朗开阔的山坡上,仰望“皇佑笔”那错落有致的山形地势,欣赏惟妙惟肖凸显“三山拱月”、“群兽献瑞”造型景观的树影岩貌时,对故乡这方水土涵容万汇奥秘无穷的风光人文底蕴,由衷地有一种超尘脱俗的感受,胸臆间突然对应地升腾起一股心骛八极、神游万仞的浩然之气。

环顾四周,色彩浓淡不一的山林之间,那缥缥缈渺如泛如浸的空灵,若虚若断隐隐迷离的烟霭,在苍山翠岭的掩映之下,幻化出一种如诗如画的意境,斯景斯情,使人产生远离尘氛返璞归真重回大自然的渴望。

此刻,当故乡的山山水水已渐渐成了云遮雾罩的遥远世界时,我却还在为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思乡情结而夜不成寐。虫声绕砌,花影满庭,我久久伫立窗前凝望苍茫的夜空,想到在现实生活里已经返回百丈红尘之中的自己,明日又要为衣食所牵,为名利奔忙,不得不又要把故乡抛于脑后了,想到这些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

“明日蓝田关外路,漫天风雪一行人。”天涯漂泊的游子那永远驱之不散如同抽刀断水水更流的乡愁呵!

 

 

〔这篇散文曾收入拙著《尘影梦痕录》、《濯缨楼诗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